香港人为什么注重风水

您好

不过在香港人看来,风水既不是迷信,也不是科学,而是一种道地的商业文化,这种商业文化渗透进香港人的骨子里,已经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不论贫富、阶层、职位,从办公场所、生活起居、室内陈设到兴办公司、开张志禧、买楼装修等,香港人都要讲究一个风水,偏爱请风水先生“睇风水”。

香港的商家均在店堂里设有财神位,张挂着“镇宅七十二灵符”。据说这是根据中国古代传统仿制的灵符,一式两款,挂着它可以避难消灾,身心安泰,生意兴旺。而临街的店铺还会在门口靠墙处摆上神龛,店主人有事无事都要出来拜一拜。香港的公司则大多挂有“通胜”挂历,老板们谈生意,大都会看日子,遇到大生意开张,更会设坛切烧猪,祈求神佛保佑。由于风水理论深受香港人的推崇,就连在香港的外国公司难免不入乡随俗,也纷纷兴起加入了风水学说的大军。譬如香港知名的外国机构里昂证券自1990年起每年都会发布“风水指数”,于每年的年初预测一年的香港股市、楼市表现。

风水信仰为什么可以在香港长盛不衰?这与香港特殊的人文社会环境分离不开。

首先,香港的风水文化可谓是香港不同时期内地移民潮的产物。根据史籍和族谱的记载,最早迁徙香港的汉人是南宋一名叫彭桂公的客家人。南宋初年,彭桂公携子迁居至新界粉岭定居,至今其子孙已经繁衍了25代。元明时期,又有以邓、文、廖、侯、彭五大姓为代表的客家人迁移至新界,他们自成聚落,有土有财,具有相当的影响力。1842年香港开埠之后,越来越多的客家人来到香港发展,他们散处在港九各地,活跃在社会的各个阶层。一般说来,中国的风水理论定型于唐宋时期,并形成了以江西风水为代表的“形法派”和以福建风水为代表的“理气派”,理气派强调以“阴阳”、“卦理”论吉凶,传播于闽、浙、粤、赣等地区。所以,当作为风水信仰载体的赣、闵、粤客家人徙居香港,他们自然也带来了原有的风俗习惯和信仰文化,这应该说是香港风水文化盛行的基本原因。

香港高楼风水之战最强的谁?

上世纪80年代,正当将风水列入迷信文化全力打压之时,香港中环正拉开了一场商业风水大战的序幕!但可笑的是,设计这一座座耗资十几亿甚至几十亿建筑的风水策划师,却都是英国人。但庆幸的是,这场中环的风水大战中,最强搅局者却是中国银行!香港岛的水从珠江流下来,经过汲水门、从大口进入维多利亚港,再经观塘蓄水口,再流入鲤鱼门,最后还有个东龙洲挡住,让它不那么快流走。急水入,缓水出,水便在中间两个转弯处形成了两个“曲水聚宝盆”。

1982年,据称当年港英政府故意将中环位置极小,交通较差的一块地卖给中国银行,且当时中行的建筑预算也只有1.3亿美金!但我大天朝的中国银行不负众望,在香港立起了当时的亚洲第一高楼,并且成为近30年来,在香港中环风水之战中的最强搅局者。1990年中银大厦建成后不久,汇丰银行的业绩突然下滑,股价也随之大跌,远在英国的汇丰总部都受到香港股价的影响。

迎送合局:上面我们提到了中环和尖沙咀那是属于地形上的,而花旗与中银的则是属于建筑上的。那么再加上呼形喝象,也就是中银是一把钢刀,凸出的刀口对着花旗,而花旗则是一个下凹的刀鞘。这样一来,花旗银行巧妙的把原本锋利的钢刀煞,变成了“宝刀回鞘”的迎送合局了。在如何应对中银汇丰的“刀炮煞”上,香港力宝集团大厦的设计,选择将大厦设计成钢铁铜柱的外形。看这两个小钢铁侠,颇有“来吧!老子刀枪不入”的阵势!

而远东金融中心,除了同样运用长江实业大厦“四面环盾”的风水原理之外,更干脆把自己做成一面大铜镜。铜镜在风水中是最常用的道具,用来反射一切煞气。颇有:“爷我一身反伤射甲,砍我?老子反死你!”

香港那条街最繁华?

星光大道 这个全新的旅游点位于尖沙咀海滨长廊,大道上有表扬本地电影界名人的牌匾,部分更附有名人手印、介绍香港百年电影史的电影发展里程碑、巍峨耸立香港电影金像奖雕塑,以及多个电影精品销售站。漫步"星光大道"的同时,还可饱览壮丽的维多利亚港风光以及香港岛的繁华都会景致,更可以最佳角度欣赏每晚闪耀维港的" 幻彩咏香江"多媒体灯光音乐汇演。此项大型户外表演,每晚八时正闪耀香港的夜空!在特别日子,此表演还会加插烟火效果。

"星光大道"坐落繁华地段,乘坐地铁或天星小轮轻易可达;邻近除有购物商场及餐馆外,并有多个文化景点,包括香港艺术馆、香港太空馆及香港文化中心。就让"星光大道"为您缔造一趟更精采的旅程吧!‘

柏丽大道

长达200公尺的购物大道,位于香港尖沙咀弥敦道旁之购物廊。沿道而行可见各式商店,均以售卖出名品牌为主。店铺多为本港或国际连锁式服饰店,要购买又便宜又追上潮流的货品,可到加连威老道走一圈。此外,在太空馆旁的名城店是全港首个大型地下购物商场,外型设计新潮。沿天星码头步行至广东道可看见很多间名牌商店,以及由五个购物商场组成的海港城,规模全港最大,应有尽有。全道均为两层白色的建筑,在高厦林立的尖沙咀区显得颇为特出。漫步其中彷如置身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令人悠然自得。

交通:尖沙咀地铁站A出口。

露天市场 寻宝探胜

庙街夜市位于九龙油麻地,每晚灯火通明,饮食摊子与衣服摊子比比皆是,偶而可见占卜及演唱粤曲的摊子。

从傍晚6点到深夜12点是最热闹的。考虑到气氛与危险程度,晚上您最好还是在8点到9点间前往为好。南京街与文明里之间长约600米的道路两旁,都是露天小店。当地的购物客、旅客非常拥挤。这条街别名叫“男人街”,总数350家的店铺之中,有150多家是专卖男士服装用品的店。有牛仔裤、T恤衫,还有领带、内裤等等。从南京街到天后庙一带,都是卖西服、太阳镜、皮带、皮鞋、打火机的,非常便宜。

另一个同样有趣的露天市场是旺角的通菜街(又称女人街)。

交通:前往庙街夜市可在地铁佐敦站A出口转右,沿佐敦道前行,再右转即达。往女人街则可由地铁旺角站E2出口沿奶路臣街步行直到

新旧互融 购物宝地

置身中环,每拐一个弯,都有令人惊喜的发现。这一刻,您可能身处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繁忙街道,转眼间,您便走进了宁谧巷弄,被历史古迹团团围拢;游逛其中,您可深深体会岛今古兼容、中西互通的妙趣。这里尽情选购名牌林立,也有格调高雅的购物商场,让您尽情选购名牌精品;或者,你可钻进横街窄巷,攻陷利源东、西街这两个露天市场,搜罗行行色色奇趣玩意。中环百物具全,您大可尽情买个够!

交通:由地铁中环站G出往大型购物商场;C出口往利源东、西街。

古董专区 美食胜地

购买古董的人,都会懂得前往荷里活道和摩罗上街。这个位于中、上环一带的地段,便是知名的古董街。沿街开设的古董店,售卖各式各样的货品,有明代文玩,也有古钱等小玩意。不远处,是时尚的兰桂坊和 SoHo荷南美食区,剧中男女主角一类的年轻创作人,最爱流连此地。中环至半山自动扶梯是世界最长的有盖自动行人电梯系统,也是这区的人流要道,沿扶梯漫游,轻松便捷。

交通:地铁中环站D1出口沿皇后大道中,可抵中环至半山自动扶梯,然后搭乘扶梯前往荷里活道的古董店(依照路牌指示可继续前往兰桂坊荷SOHO荷南美食区)。

欧陆格调 恋恋浓情

剧中的浪漫餐厅位于香港岛南区的赤柱,那里是个海边小镇,湾畔布满餐厅,酒吧,提供选择琳琅的国际美食。一边进餐,一边欣赏海滩和南中国海美景,气氛闲适优游;尤其不可错过美利楼,这幢经修复重建的历史建筑物内设有餐厅,置身露天长廊上用餐,以海景、微风佐膳,可体验不一样的美食风尚。附近还有著名的赤柱市场,售卖服饰。摆设和小玩意,有人络绎不绝。

交通:从交易广场巴士总站(地铁中环站A出口)搭乘6、6A、6X、66或260线巴士;或从地铁柴湾站C出口,转16M线绿色小巴前往。

香港人的风俗习惯是什么?

这是南方的一种风俗习惯,比较危险,每年中秋都会有人给烫伤。“煲蜡”就是将两支蜡烛点着,然后拿一支蜡烛在上面烧看烛泪往下滴。

香港人所指的煲蜡[编辑本段]煲蜡专指中秋节期间,利用月饼铁罐作器皿、焚烧报纸或使用蜡烛等杂物用作煲蜡的火源,大量蜡烛(正确地说应该是高温液态的蜡)造成火团的玩火行为。蜡液燃烧得最猛烈之时,而向火团喷水、使之产生高大火焰。煲蜡极为容易引起火灾。滚烫的蜡液接触到皮肤可能造成第三级烧伤。

香港年轻人尤其流行於迎月、中秋节正日和追月三天在公众场所煲蜡,一般伴随玩灯笼和点蜡烛等中秋活动进行。过去历年於香港皆有人因煲蜡而受伤入院。

高分求!!欣赏香港中银大厦 理由和评赏。

移交香山饭店,贝聿铭撤出北京,住进香港的大都饭店。在那里喝酒时他告诉助手们,他的下一个项目是在香港的商业区边缘、离大都饭店只有几个街段的地方为中国银行造一幢有纪念意义的塔楼。贝聿铭接受这份业务出于这样的考虑:中国的高层银行家都受过西方教育,而且老于世故;香港的承包商和工程师成熟老练,在全世界都有竞争力;同时也是出于一种怀旧感。1918年,贝聿铭的父亲贝祖诒创立中国银行香港分行,当时贝聿铭才1岁。由于中国历史发生了转折,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银行现在要祖诒的儿子为香港分行设计建造一幢威严的新办公大楼,以表现一种乐观、和解的氛围。1982年,中国大陆的银行官员也曾与贝祖诒取得联系,寻求他对此事的支持。

香港似乎是可以让贝聿铭得心应手开展业务的地方。香港与贝聿铭本人一样,把新与旧、东方与西方合成为一体。香港是海外华人网络的枢纽,也是在文化和地理上通向祖国的大门。

20世纪80年代,由于诺尔曼·福斯特大胆创新,为香港汇丰银行设计了一幢高技术总部大楼,香港的建筑声誉才得到改善。汇丰银行是实力雄厚的英国金融机构,在整个亚洲以“最佳银行”著称。福斯特的设计仿佛是在惹人注目的港口沿岸地面上停放了一艘宇宙飞船。

早在上海时,汇丰银行就开始与中国银行在建筑上大唱对台戏。几十年中,这两家银行争相建设日益气派的大楼,和对方一比高低。

由于香港在1997年要交还中国政府管理,贝聿铭所设计的新的中国银行香港分行大楼必然要象征香港美好的未来前景。这幢建筑必须使福斯特的银行大楼和其他殖民统治的标志相形见绌,使香港著名的老公司放心,在中国政府的领导下香港会继续繁荣昌盛。贝聿铭说,它应该代表“中国人民的抱负”。

贝聿铭在65岁时遇到了给他的建筑作品添加一幢与众不同的摩天大楼的机会。他的态度很积极。

福斯特那座里程碑似的大厦建在港湾边沿,位置显要,而且有庞大的10亿美元预算作后盾。贝聿铭可享受不到这些优势。他只得到1.3亿美元的资金,而且地皮面积小,环境荒凉,高架公路从三面把那里框死。更糟糕的是,二战时日军总部曾占领过这块地皮。许多香港人相信,那些受尽折磨的囚犯依然阴魂不散,在那一带作怪。

香港的港口和小山之间已经挤满了密密麻麻的四五十层高的摩天大楼。贝聿铭要想在如此不利的地皮上建造出引人注目的建筑物就必须把大楼造得出奇地高。他自己也承认,纯粹依靠垂直高度的表现手法与香山饭店深思熟虑的朴素风格相比,是“180度的大转弯”。问题是,香港每一街段所拥有的摩天大楼数目已超过世界上任何其他城市。贝聿铭承诺说:“银行大厦的西洋派头将不比任何其他建筑物逊色。香港是世界的十字路口,它有技术也有办法建筑一幢现代大楼。”

在传统的高层建筑中,大楼重量随楼层的增加而增加;楼越高,柱越粗。建筑师们给支撑建筑物重量的长方形框架绑上横向拉结条起稳定作用,防止大楼侧面发生摇摆。由于香港经常受台风袭击,其横向拉结条的标准是纽约的两倍。如果换一位不像贝聿铭那样敢于大胆创新的建筑师,在面临这种额外的负担和预算资金不充足的情况时,也许就满足于建造一幢标准的50层盒式楼。然而,诺尔曼·福斯特那幢大受赞扬的银行大厦就坐落在两个街段之外的地方,不可避免的竞争促使贝聿铭尝试一切建筑可能。

从香山饭店回美国后不久,贝聿铭请儿子山地把一根方形木杆沿纵向切开,做成四个三角扇面柱,再将顶端切成斜面,用橡皮带把柱绑在一起。当贝聿铭滑动这些柱子,让它们互相分离时,在向上达到柱子四分之一高度的地方,一座体积逐渐缩小、带有壁阶的塔状物出现了;在达到一半高度和四分之三高度时又分别出现了第二和第三座塔状物。剩下的那根柱子继续向上升,形成金字塔般的顶点。山地说:“父亲喜欢在召集助手之前闭门思考问题。我觉得,上述构思在父亲头脑中已完全成形。”

贝聿铭把图纸和由那捆柱子发展成的模型放在一起给莱斯者是一位建筑工程师,他从贝聿铭的建筑灵感中发现了一种新概念的萌芽。这种概念将用经济实惠的纵向空间框架取代使传统高层建筑不堪重负的造价昂贵的“I”型柱组合。罗伯琛说:“聿铭非常有灵感。他对建筑物、对人、对所有的事物都有最根本的直觉。他经常无法用语言表达这些感觉,但你绝对可以信赖他对建筑的直觉。”

稳固高层建筑物的一个办法是把重量向边缘转移,这样大楼就可以像两腿叉开站立的水手那样经受风暴的袭击。罗伯琛做到这一点,方法是每隔13层楼用预制件像晶体管天线一样把贝聿铭设计的塔楼横向加固。而那些斜构件使大楼纵向和横向的负荷全部转移到四根角柱上。本来要用来重复横向加固的钢材现在可以纵向运用了。罗伯琛说:“它代表了一种新型建筑。它使人们看到结构在建筑中的重要性。它提高了条柱的高度。”

为了强调在结构上可行在美学上同样可行,贝聿铭把每隔13层楼对塔楼进行加固的斜构件和横向桁架用红笔圈出。贝聿铭说:“如果我们不把结构表现出来,这幢楼就不会显得舒适。”

在尊重历史方面,贝聿铭表现了恰如其分的儒家态度,但他并不总是对侵犯他职业生活的行为持欢迎态度。过去他经常开玩笑说,他没有通过纽约州建筑师执照考试中的现场规划部分,原因是他应用了“风水”原则。

风水之说在香港很盛行。用来安抚鬼神世界的神秘做法和迷信仪式极不和谐地和监测世界市场的高技术金融机构并驾齐驱,兴盛不已。建造皇都饭店时,相信风水的人担心九龙的九条由周围山丘象征的龙会找不到它们最喜爱的洗澡的地方。他们认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要求在前厅增加四十扇窗户,以便这九条龙能找到下水的路线。

贝聿铭曾说:“我怎么能相信那些东西?尽管如此,风水是我所受教育的一部分,是建筑的一部分。”

在设计中国银行香港分行大厦时,贝聿铭曾把一本关于风水的书交给他的一位助手,让后者根据风水规则评估设计图样。经过仔细研究后,这位助手向他报告了设计中存在的几处侵犯风水的地方。

在后来的一个场合贝聿铭解释说:“香港的华人是你能找到的最迷信的人。在那里,风水是另一种大生意。那里的风水先生好比这里的律师:他们无处不在,你不去征求他们的意见就寸步难行。我知道我会遇到麻烦,但我不能预料会是什么样的麻烦。”

中国银行是至少不会在公开场合容忍风水说法的客户,因为共产主义信条已经正式抛弃了鬼怪神学。尽管如此,在技术图纸的设计过程中,银行给贝聿铭发来电报,对建筑正面展现的众多加了框的巨型“X”深表关注。在中国,“X”意味着遭殃,部分的原因是已判罪的犯人脖子上带着牌子,上面写有已经打过叉的他们的名字。中国的高层银行官员本身并不见得相信风水,但他们担心,一旦大楼风水不好,就会影响储户和房客的积极性。好几笔香港房地产交易都是因为风水不好弄得不欢而散。贝聿铭说:“他们婉转地建议,也许我应再看看那些‘X’。我告诉他们,‘X’是设计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们要撑起整座大楼。”

经过大量的研究,贝聿铭把分隔每13层都要应用的预制件的横向桁架隐藏起来,并十分精明地把遗露在外面的部分描述成一系列互相交叉的宝石——这种吉利的形象使银行家们大为高兴。同时,他把塔楼比作雨后春笋——中国传统中再生和希望的象征。贝聿铭说:“中国有一句古老的格言,谈到荷花出污泥而不染。我们希望大楼具有与荷花一样的资质。”

贝聿铭所运用的是香港能够理解的象征手法。他让他那幢闪闪发光的方形尖塔坐落在3层楼高的花岗岩地基上,那笨重的后现代主义风格的基座与上面轻巧的塔楼十分笨拙地联结在一起,但它达到了表现尊贵与实力的目的。贝聿铭的父亲曾经告诉他:“银行必须显得很安全。”贝聿铭原来想利用陡峭的地势,从大楼的一端引入喷泉水,再让水从另一端喷出。但根据风水的原则,这样做意味着失败。于是,贝聿铭决定在庞大的地基两侧设置两座倾斜式喷泉,以减轻周围车辆的噪音。

由于他的框架系统非常有效,贝聿铭得以按照比较拮据的预算在纽约和芝加哥之外的地方建造了世界最高建筑之一。即使算上附加的台风加固设备,银行大厦也比传统的高层建筑少用40%的钢材和25%的电焊接缝。中国银行大楼在1985年年中破土动工,以每4天盖一层楼的速度拔地而起。整座超级建筑结构在16个月内完成。1988年8月8日,标志着大楼空中进程完工的封顶典礼正式举行。200名来宾戴着塑料头盔,乘着缠满铁丝的施工用电梯,来到70层高楼的顶部。那里,粗糙的水泥地板上已放好一根刻有100名工人名字的柱子,富有喜庆色彩的金黄色螺栓把柱子牢牢固定。当人们用缠有红带的铲子掀起一铲铲具有象征意义的水泥时,无数只彩色气球放了出去。他们喝了一桶清酒,点了香,吃烤乳猪。大家大开诺尔曼·福斯特设计的汇丰银行大厦的玩笑:在这么高的位置看下去,汇丰银行大厦就像底下一座玩具城里的装饰品一样毫无气势。

这次典礼的时间是精心选择的,因为“8”和粤语中表示发财的“发”字谐音。有些香港居民认为1988年8月8日是20世纪最吉利的日子。然而,即使贝聿铭他们对中国传统如此礼让三分也未能消除大楼邻居们的顽固看法。建筑师和客户所不屑一顾的风水先生把他们的观点告诉了新闻界:贝聿铭可以充满诗意地把大楼比喻成充满希望的春笋,但在他们眼里,大楼是一柄带有三角形尖刃的寒光四射的尖刀。

据说,大楼有些尖角是直指总督府邸的,报纸刊登这些报道后不久,贝聿铭夫妇在从巴黎飞往香港的航班上碰巧遇到了总督卫奕信及其夫人。总督夫妇邀请贝聿铭夫妇第二天去总督府做客。在坐下来吃午饭前,主人夫妇给贝聿铭他们看花园里新增的滑稽内容。卫奕信后来解释说:“由于在许多人眼里,总督府代表香港政府,我们在那个尖角和总督府中心位置之间的直线上种了两棵柳树,算是采取了保护性措施。柳树的形状柔和、圆润,对大楼刀一般的尖利角度起了缓冲作用。就这样,问题解决,皆大欢喜。”□

转载请注明出处悦翼世祥风水网 » 香港人为什么注重风水

相关推荐